3分彩遗漏-亚视新闻
点击关闭

“特斯拉”与“苹果”产业链 背后逻辑并不相通

  • 时间:

雪莉哥哥发文

汽車工業是全球化關聯度最高的產業,未來會有越來越多的汽車整車和零配件企業進軍全球市場。中國製造業上市公司的發展主要有3個階段,進口替代→國內龍頭→全球龍頭,其中比較典型的是汽車玻璃的龍頭福耀玻璃。福耀玻璃的美國工廠經常被拿來與特斯拉的中國工廠作比較。

「題材」大於「業績」「重研發」、「國際化」是關鍵

上游公司利潤難「保證」亦存被「替代」風險特斯拉產業鏈與蘋果產業鏈不能簡單類比,實際上,特斯拉進入的傳統汽車產業對成本要求更為嚴格,產業鏈公司或將面臨特斯拉不斷的降價壓力。特斯拉相比蘋果,也有更多的控製成本的理由,如蘋果一年的盈利超過500億美元,特斯拉還沒有整個財年的盈利記錄。此外蘋果iphone系列手機一年的產量超過2億台,蘋果為了保證供應鏈的穩定,或壟斷新技術,蘋果更願意給其產業鏈上的企業相對更高的盈利。

在動力電池領域,目前特斯拉主要通過與松下合資生產,松下電池業務仍然虧損的情況下,特斯拉就打算「另尋良人」。如在2019年底,特斯拉已經收購了加拿大製造鋰電池生產線的漢巴系統公司「(Hibar),在2020年初中國上市公司先導智能發佈公告稱,其拿到了特斯拉動力電池生產線後段的訂單。特斯拉中國工廠或將啟用南京LG 和中國寧德時代的動力電池。但有意思的是,特斯拉一直不對外承認這兩個供應商。不難看出,特斯拉對於自建電池工廠的」渴望。

對於這些零配件企業而言,「重研發」、「國際化」是能否最終實現跨越式發展的核心。在動力電池等新能源汽車核心環節,按照馬斯克強勢性格,是不會輕易放棄這些板塊的主動權。因此對於國內頭部動力電池供應商如寧德時代等,核心還是要不斷引領電池技術,提升產品力。

在自動駕駛領域,特斯拉最初和和MOBILEYE合作搞自動駕駛,後來利用英偉達芯片自己做自動駕駛。再後來,甩掉英偉達,自己做自動駕駛芯片。

在許多市場人士看來,馬斯克的特斯拉已經可以對標喬布斯的蘋果,而特斯拉產業鏈對標上蘋果產業鏈似乎也順理成章。但實際上,特斯拉有更加迫切壓低成本的需求,進入產業鏈的公司更多是像有了一塊「招牌」而不是實際的「甜頭」,大多數特斯拉產業鏈的上市公司從特斯拉拿到的營收佔總營收的比例都不到10%。對於大部分零配件公司,通過研發增加產品競爭力,以成本、管理優勢進入全球供應鏈仍有很大的潛力。對於投資者來說,如果貿然「追漲」特斯拉概念股,風險依然不小。

蘋果產業鏈裏面出了很多「大牛股」,這也適用於特斯拉產業鏈嗎?未必。從目前情況來看,「特斯拉產業鏈」仍停留在題材或者概念階段,而暫時不會對公司業績產業是指影響。實際上,大多數特斯拉產業鏈的上市公司從特斯拉拿到的營收佔總營收的比例都不到10%。成為特斯拉供應商,或許不是他們業績大幅增長的直接理由。

除了福耀玻璃,絕大多數特斯拉產業鏈上市公司仍處在第一或者第二階段。我們不能簡單地把特斯拉概念股當做第二個超級大牛股(立訊精密)。我們應該在特斯拉概念股中找到下一個福耀玻璃。

對於其中一些非核心零部件(指自動駕駛和動力電池以外)供應商,其本質依然是是汽車零部件公司,不能把它們「看作」高科技公司。作為特斯拉供應商,他們更多的是用特斯拉為自己的行業地位背書。如果未來特斯拉形成全球規模,新能源汽車技術、市場進入相對穩定期,再結合中國製造的效率和成本優勢,能在特斯拉供應鏈「站住腳」的中國零配件企業才能獲得不錯的業績。

因此,即便現在已經進入特斯拉供應鏈的公司,也不能「高枕無憂」。

目前電動汽車產業鏈中的技術還未完全成熟,技術快速迭代的背景下,行業格局也在不斷變化。實際上,即便目前特斯拉產業鏈的公司也有隨時被特斯拉甩掉的風險。特斯拉「過河拆橋」的案例已經不是新鮮事,比較典型的是特斯拉在自動駕駛和動力電池兩個子板塊中的供應商及合作方調整。

2020年1月8日,特斯拉首席執行官埃隆馬斯克飛抵上海,親自出席首批中國製造的Model 3的交車儀式。發佈會上,馬斯克甚至跳起了歡快的舞蹈。今年以來,新能源汽車產業鏈股價表現也頗為「歡快」,包括旭升股份、三花智控、寧德時代等。

「特斯拉」與「蘋果」產業鏈 背後邏輯並不相通

今日关键词:武汉制定诊疗方案